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制在线 > 案件聚焦

上海奔驰车4S店被诉销售“水淹车” 举证责任谁来负?

2017-06-29 19:17:06 来源: 徐淮网 作者: 贾成涛
摘要:2017年 6月19日,上海浦东新区烟雨迷蒙,早起飘零的雨滴到了中午变成了暴雨如注。
 

    

    杨涛

    新车频出故障

    2017年 6月19日,上海浦东新区烟雨迷蒙,早起飘零的雨滴到了中午变成了暴雨如注。

     但天气似乎没有阻挡人们看车的热情,位于远郊周浦镇康梧路386号的上海东驰汽车公司展厅内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不时有人试乘试驾,看上去生意红火。这家成立于1993年的奔驰汽车4s店占地巨大,远近驰名。

     与此同时,江西宜春车主王伟(化名)与东驰公司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官司正打得如火如荼,远在千里之外的王伟正焦灼地等待二审审判结果。“这件事浪费了我很大的精力和时间,也多花了不少冤枉钱,”王伟告诉记者。

    2015年11月3日,由在上海工作的亲戚陪同,经过数次考察,出于对东驰公司的信任,王伟决定在其公司买车。在试车时意外发现:车辆前部空调冒冷气,后部空调冒热气。销售人员解释说库存车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千方百计、软磨硬泡让王伟购买了展厅里摆放的黑色GLE4004MATIC奔驰越野车,总价932000元。

     千里跋涉,车辆开回江西宜春不久,销售人员打过来电话说保修卡搞错了(把他人的保修卡给了王伟,上面标注车架号并非王伟所购车辆的)。王伟让亲戚送回随车保修卡,并重新办理了新保修卡。

     11月13日,车辆开回宜春第十天,仪表盘突然有故障灯报警,王伟觉得新车不会有什么大毛病,遂根据奔驰公司客服人员电话里的指示,到宜春市一家奔驰4S店----宜春市星宜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做了一番调试,消除了故障码。

     2015年12月7日,让王伟更加始料不及的情况出现了,车辆行驶到4320公里时,仪表盘大面积出现故障灯报警,此时,距离购买车辆仅35天。

    车辆再也不敢开下去了,经过联系东驰公司客服人员,王伟把车辆再次送到了星宜公司。检修人员发现前排座椅下方大量积水及其他问题,提出需要巨额维修费,王伟不同意,随后根据东驰公司意见将车辆运回了上海。

    

    车主一审败诉

    王伟向东驰公司提出退车的要求:撤销购车合同,退还购车款932000元。多次协商未果后,2016年1月3日,王伟将东驰公司诉至江西省万载县人民法院,2016年5月19日万载县法院以普通程序移送至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周浦法庭立案审理。

    王伟在诉状中写道,经查,车辆在2015年11月2日出售给王伟之前有两条维修记录,并经汽车进口商---奔驰(中国)总部鉴定为“水淹车”。

    东驰公司解释说,售后服务系统内两条维修记录,系车辆售前检查和车外美容,记录成维修记录而已。

    2016年6月14日,周浦法庭法官同原被告双方来到东驰公司,打开售后服务电脑系统抽查了10部车辆,五部有此记录,五部没有此记录。

    东驰公司代理律师认为,被告及厂方对该车辆故障原因进行了解检查,发现导致车辆故障的原因是水淹,存水导致了车辆系统故障,具体是因买方未按《用户手册》的要求使用车辆,造成车辆发生故障的,卖方不承担保修的责任。

    一审总结双方主要争议焦点是:涉案车辆在销售给原告之前已经被水淹过还是原告自己使用不当而被水淹?

    该车辆经法院指定了鉴定机构,但是该鉴定机构也无法对涉案车辆在销售之前是否为水淹车作出鉴定。

    2017年2月23日,一审法院遂判王伟败诉。

    举证责任如何确定

    只开了35天的爱车出现故障,王伟很委屈并提出了上诉。

    2017年5月15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组织双方进行了谈话。

    被告方东驰公司坚持认为,无法查明汽车过水原因,不承担赔偿责任。

    王伟的代理人---北京易准律师事务所赵明律师分析本案的重要事实如下:A “涉案车辆系水淹车”(系东驰公司一家之言,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B“涉案车辆隐蔽部位存水”;C涉案车辆出现系统故障。

    赵明律师认为,以上分析得出的结论就是:涉案车辆隐蔽部位存水导致涉案车辆出现系统故障构成涉案车辆的瑕疵,对此事实各方均认可。水淹车是车辆存水和故障的原因,作为原因事实既不能得到证实也不能证伪。赵明律师说,总结争议焦点,不能把原因事实当做唯一待证事实,并且A事实本身的产生原因也存在现实的各种可能性,决不能因为原因事实的产生时间无法确定而置本案的要件实事—B、C事实于不顾。

    赵明律师认为,涉案车辆作为耐用商品,其“隐蔽部位存水”并导致“系统故障”是双方均认可的事实,也构成车辆的“瑕疵”,是否应当援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三条而确定举证责任,取决于本案的案由,本案的案由一审、二审均认定为“产品销售者销责任纠纷”,所以如果东驰公司未能证明其在控制涉案车辆期间不存在“隐蔽处存水”事实,或者未能证明“隐蔽处存水”事实发生在提车之后,则应承担败诉后果。

    赵明律师还提醒注意王伟提车时不存在拆开隐蔽部位验车的细节,王伟对于新车“隐蔽处存水”隐患不存在任何预先发现的能力和可能性--实际上,任何人买车均不会让销售者拆掉座椅看看底下隐蔽处有无存水。

    另外,东驰公司作为接受进口车的销售者,其地位以及技术能力决定了其有可能且有能力证明在交车前车辆不存在任何质量问题和其他瑕疵,包括隐蔽处存水、以及其他瑕疵,东驰公司也有义务保证不存在上述瑕疵,涉案车辆整车经过几千海里的长时间海运运抵中国,作为最终销售者从商业合同风险的角度也有义务检验车辆是否存在“隐蔽处存水”等瑕疵;

    东驰公司也有可能且有技术能力证明:完好的车辆存水至涉案车辆水位的情形下,行驶多少公里就会出现案件中的故障报警---这也就直接可以推定出涉案车辆究竟是在哪个公里数/或者区间内出现存水事实,如此本案事实即会清楚无误 。

    王伟还提供了气象局出具的降水数量证明书,江西宜春以及万载县当地2015年11、12月份降水量非常少,绝非被告所讲的“事发时江西在下暴雨”;王伟亲自驾车,车辆从未交给任何其他人驾驶,两把钥匙也从未失控;洗车、以及夜间停放等,从未置于不良之处----即在王伟手里,车辆从未进水。

    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应用研究中心副主任于云斌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三条规定,经营者提供的机动车、计算机、电视机、电冰箱、空调器、洗衣机等耐用商品或者装饰装修等服务,消费者自接受商品或者服务之日起六个月内发现瑕疵,发生争议的,由经营者承担有关瑕疵的举证责任。

    于云斌认为,结合销售者的强势地位以及消费者的认识能力、预见能力、举证能力,由于原被告双方掌握车辆信息的巨大不对称性,被告东驰公司应该承担更多更大的举证责任。

    在一家鉴定机构说无法作出鉴定的情况下,应该给原告王伟不服“退卷”鉴定意见的救济权利。

    据了解, 目前,原告方已申请委托新的鉴定机构对涉案车辆进行司法鉴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