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观察 > 违法违纪

吉林省人大督办的安仲国打人事件为何至今无果?

2018-04-18 19:05:40 来源:  作者:
摘要:吉林省人大督办的安仲国打人事件为何至今无果?——关于桦甸市人大代表安仲国打人事件的追踪报道之三本站讯 自今年初以来,吉林省桦甸市人大代表安仲国对讨债人大打

吉林省人大督办的安仲国打人事件为何至今无果?

——关于桦甸市人大代表安仲国打人事件的追踪报道之三

本站讯 自今年初以来,吉林省桦甸市人大代表安仲国对讨债人大打出手的新闻和视频在网上频繁曝光。然而,时至今日,安仲国依然岿然不动,仍不断变卦,被讨债人称为史上最无耻的老赖。清明节之前,记者从吉林省人大获悉:春节过后,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就曾给吉林市和桦甸市人大发公函,要求对安仲国打人事件给一个明确的处理结果,桦甸市人大虽然也给了回复,但是至今没有处理结果。4月9日,记者就此事件致电桦甸市人大常委会马又生主任,马主任称:“我们人大没有态度......支持公检法对安仲国采取一切措施!”他将此事件推给公检法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人大代表安仲国打人事件回放

李金栋等建筑商向记者介绍:他是挂靠在桦甸市第四建筑公司和桦甸市中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安仲国)签订的建筑施工合同,他和几个建筑商于2014年6月进入安仲国开发的“中兴●紫金华府”工程项目,到2015年初就已经验收交工,但是到现在安仲国也不与他们结算。“我们一去找安仲国算账,他就整一帮人来对我们连打带骂的”,几位建筑商愤愤不平的说。2015年1月18日,安仲国曾经与李金栋签订过一份《施工补充协议书》,在这个协议中,安仲国承诺:“现桦甸市中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安仲国)承诺所欠工程工人工资在2015年1月22日之前支付100万元人工费。剩余200万人工费在2015年2月5日之前结清,所欠工程款在五月二十五日之前全部结清。29号楼冬季施工所用材料差价均由桦甸市中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安仲国)承担。”“该协议视为欠工程款凭证,如不履行可申请法院诉讼解决,并将29号楼4套门市房作为抵押(每套约160 ㎡),实际面积以建设部门测绘为准。如到期未还款,乙方可按5000元/㎡顶账(以售楼处开据的售楼协议为准)。”“承诺人桦甸市中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安仲国)”。但是,时至今日,安仲国在该协议中承诺过的事情不担没兑现,反而安仲国又将抵押给李金栋的4套门市房转卖了。

据李金栋提供的视频、录音资料记载:2017年11月16日,李金栋在一名媒体人的陪同下,来到安仲国的中兴房地产公司要求算账,在安的办公室里坐等不一会,安仲国就回来了。安一坐下来就对李金栋说:“你欠我钱,你不知道吗?还来找我要钱,还让记者来找我!”李金栋说:“帐在那呢,我怎么能欠你的钱呢?”安:“你现在欠我的多了,上回我给你拿过去的帐你算算。”李:“你给我的帐都是你自己写的,你咋算就咋算?”安:“那你咋算都行啊?”李:“我干的工程在那里摆着呢,你写多少钱就得是多少钱那?”这时,安开始放狂言:“你不用跟我叫唤!”李:“我叫不叫唤你还能咋的?”安:“你想咋的吧 ?你就说吧!”一面叫着,安仲国一面起身向李金栋走去,动手打了李金栋,李金栋抓起桌子上的茶杯想打安,但是被人拉住。公司的一些人听到安仲国办公室内有异常的响动就赶过来,安仲国就更加嚣张了,连声大骂:“×你妈的!”一边骂,他一边告诉下属:“给老五打电话,叫他带人过来!”在他的影响下,其众多下属一起围攻李金栋……打完了,安仲国看到坐在一旁的媒体人手中拿着手机,就大声质问:“你在那干啥呢?你是干啥的?你电话录音呢?”于是,安又指挥下属抢夺这位媒体人的手机,其下属上来就对这位媒体人连打带推,并将其手机屏摔碎,但当这位媒体人再三追问对方姓名时,对方仗着人多势众,根本不予理睬。在抢走媒体人手机并强行删除了其中的录音文件后,安仲国又再三要查看他的证件,一定要知道他是干啥的。这位媒体人在众人的围攻之下,坚持一定要等到公安人员来到才出示身份证,后来,费了半天周折才从安仲国的公司里逃脱出来。他出来后,第一时间告诉在外面接应的同伴立即报警……

删稿居然公开说谎 网上发帖自我漂白

据记者从网上查询的资料:安仲国不仅是桦甸市中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还拥有桦甸市中兴路桥有限公司和桦甸市中兴大酒店,其经济实力可见一斑。就在2016年11月,在桦甸市第十八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他还被选举为桦甸市人大常委会委员。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做出来那种过格的事情呢?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安仲国打人事件发生后,一篇题为《吉林桦甸:人大代表安仲国竟对讨债人大打出手》的新闻在网上迅速串红。1月10日,桦甸市住建局专门发文《关于中兴紫金华府2#楼、3#楼、29#楼项目立即进行工程结算的通知》(桦建发【2018】4号)。1月16日,在省市人大和当地政府的督促、协调下,双方开始对账,但双方“争议”巨大,李金栋一方指责安仲国在账目上造假,对安仲国方提出诸多异议。安仲国方则以书面形式通过桦甸四建回复李金栋的异议——《针对中兴紫金华府2#楼、3#楼、29#楼施工单位有异议部分回复》,但是这个回复既没有加盖公司公章,也没有安仲国的个人签名和手印。

与此同时,安仲国一方多方找人试图删除关于他打人的新闻和视频。在发给多家网络媒体的邮件里称:“我司法人安仲国先生作为公司高层领导,一直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工作、遵纪守法,并严格遵守党和政府制定的相关法律法规和制度信息,带领公司全体成员一直奉公守法,严格依照相关的规章制度办事。因遭受竞争对手的恶意攻击和毁谤,并被不良用心者利用互联网信息肆意发布大量虚假不实信息,以达到抹黑我司的目的,这严重损害了我司的合法权益,也侵犯了我司法人安仲国先生的名誉权。为了维护我司的合法权益和安仲国先生的名誉权,请贵站收到此邮件后及时删除我司在贵站的负面信息。”邮件里还附有安仲国的身份证和公司营业执照。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视频和录音文件明明白白的记录下了安仲国打人骂人和其公司多名下属打人的的全过程,但该邮件居然还在宣称安仲国“遵纪守法,并严格遵守党和政府制定的相关法律法规和制度,带领公司全体成员一直奉公守法,严格依照相关的规章制度办事”!该邮件还称:“因遭受竞争对手的恶意攻击和毁谤,并被不良用心者利用互联网信息肆意发布大量虚假不实信息......也侵犯了我司法人安仲国先生的名誉权。”

遭到媒体的严词拒绝后,安仲国又在春节期间连续发帖似乎在自我漂白,请看:

——《安仲国——全国杰出的人大代表和桦甸市优秀企业家》(发帖时间:2018-02-23 14:57:55):“作为桦甸市出身的人大代表,桦甸市人民对安仲国的关注与夸赞早就到达了一个非常惊人的高度,大家纷纷把他当作桦甸市的骄傲,桦甸市的大小官员更是将安仲国当作一个榜样,也正因为如此,桦甸市的官员与人民更加团结一心,带领整个市达到了现在这个高度。

在安仲国的带领之下,桦甸市的经济与民心,都渐渐趋于一个平和而稳定的状态....对于桦甸市的大小官员而言,他是一个称职的领导者,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带领他们为老百姓做实事,对于桦甸市的所有民众而言,他更像是一个风向标......

身为全国人大代表,安仲国一心为民,因此才能成为桦甸市人民的榜样......安仲国更是用另一种方式回馈社会,从桦甸市开始带动祖国的繁荣富强,他的杰出,必将会被更多人看到!”

看这个贴文,安仲国不仅仅是桦甸市人民的楷模,桦甸市大小官员的楷模,而且还是桦甸的领袖呢?他什么时候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呢?他不仅要带领桦甸,还要带领全国?

——《桦甸市杰出的人大代表兼企业家安仲国向我市人民祝贺新春》(发帖时间:2018-02-23 17:28:13)。该帖称:安仲国“他的企业能做到成功,早已成为桦甸市人民群众心中的标杆,相信在他的带领下,桦甸市一定会以更好的姿态迎接未来!在严肃的谈话之后,安仲国还亲切地慰问了许多基层群众,在一片喜气洋洋中,在安仲国亲切的慰问下,人们和安仲国一同忽略了他的人大代表身份,纷纷投入到置办年夜饭与欢喜过大年的气氛中,桦甸市的鸡年渐渐落下帷幕,狗年就这么到来了。”看看这口气,安仲国俨然是桦甸人民的大救星,是桦甸市的主要领导领导呢!多么牛?”

令人感到啼笑皆非的是,这两篇贴文竟没有署名。不难猜测的是:这肯定是安仲国为了挽回点面子而发的,却是那样文理不通,又是那样滑稽可笑!这样的贴文能证明他安仲国清白?伟大?光荣?正确?

记者四次采访桦甸 人大似乎拿他没辙

据李金栋等债主介绍:自从媒体介入调查并曝光后,安仲国也曾多次与他们联系试图解决问题,但是其刚刚认账的金额马上就又变卦了,他们感到安根本就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似乎要将老赖进行到底。清明节前,在连续有三波记者采访后,记者来到吉林省人大常委会。一位领导向记者透露:早在春节过后,省人大就给吉林市和桦甸市人大正式发文,要求桦甸市人大认真调查、妥善处理此事,并要求以正式文件回复处理结果。桦甸市人大回文称:安仲国给人大回函承认其拖欠李金栋100多万元,并说与李金栋在其他方面还有工程量的争议。4月9日上午,记者致电桦甸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马又生主任。记者问:安仲国打人事件严重败坏了人大的形象和声誉,桦甸市人大对此有什么态度?马主任称:“我们人大没有态度,安仲国首先是一个自然人,其是否违法犯罪,由他自己自负其责。我们支持公检法对其采取任何措施,需要我们人大出什么材料,我们都可以出。如果他违法了,建议通过走法律途径解决。”

李金栋说;因为安仲国不与他结账,他至今尚欠农民工70多万元工资无法给付。安仲国虽然也多次表示要算账,可总是推脱有事一推再推,至今也没有诚意解决问题。为了早日讨回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他已经向多个部门实名举报。

有建筑商和农民工针对此事就说:“连视频里记录的事实都矢口否认,他安仲国还有什么不可以打赖的呢?!太无耻了!?”“如此人大代表简直就是给人大抹黑,他的人大代表到底是怎么当上的?难道是花钱买来的不成?”“都打人了,并且还让下属打人,还要让他的弟弟(老五)带人过来打人,居然还声称自己遵纪守法?这就是他所谓的‘遵纪守法’吗?他‘遵纪守法’还这样公开打人,不‘遵纪守法’还能怎么样呢?我们真是不敢想象!”“这样的人大代表一天不清除,人大将有何颜面面对人民、代表人民?”他还公开对李金栋叫嚣:“在吉林省范围内,你随便玩,告到哪里我都不在乎(有录音)!难道吉林省没有哪个机构或什么人管得了他了吗?”人大常委会是人大代表的管理机构,应该对其管理的代表负有责任。安仲国公开对上门讨债的人大打出手,铁证如山,无赖到了这种地步,人大居然对他没有办法?居然没有态度?居然往司法系统推,让走司法途径解决问题?众所周知,人大代表的“护身符”如果不被去掉,公检法就无法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桦甸市人大这样的说法,是不是在自欺欺人?还是另有隐情?到底是什么人在袒护他?长此以往,桦甸人大岂不成了藏污纳垢之所了吗?我们一定要调查清楚,究竟谁在背后保护他。

对此事,媒体将继续关注并将跟踪报道。(记者宏冶 洪水 李辉 有彭)

原文链接:http://www.zgmsbb.org/a/gedixinwen/20180412/288709.html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