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观察 > 违法违纪

贵州福泉采矿乱象:政府默许无证采矿 合法矿企濒临倒闭

2017-05-19 06:02:52 来源: 徐淮网 作者: 贾成涛
摘要:家庭作坊式的采石场,规模并不大,在贵州福泉市通往牛场镇、陆坪镇、马场坪镇的马路边,有些简单搭就的采石场,有些露天采石场仅摆放着几台锈迹斑斑的采石设备,挖掘机、铲车来回忙碌着,一辆辆满载石沙的卡车扬尘而去,满地的尘土扬起一层迷障,一个个采石场在青山绿水间留下了一道道满目疮痍的伤痕。

家庭作坊式的采石场,规模并不大,在贵州福泉市通往牛场镇、陆坪镇、马场坪镇的马路边,有些简单搭就的采石场,有些露天采石场仅摆放着几台锈迹斑斑的采石设备,挖掘机、铲车来回忙碌着,一辆辆满载石沙的卡车扬尘而去,满地的尘土扬起一层迷障,一个个采石场在青山绿水间留下了一道道满目疮痍的伤痕。

  这是记者日前在贵州省福泉市经济开发区、陆坪镇、牛场镇等无证采矿点看到的景象。

  “采石场不需要多少资金投入,只要你与政府部门有些关系,便可以开采石场了。”陆坪镇农民老杨告诉记者,这里几乎每个做采石场的老板或多或少都与政府有着不同层次的关系。

  在有着“亚洲磷都”之称福泉市,矿产资源丰富,探明具有工业开采价值磷、煤、铁、铅等20多种。矿产成为一方百姓安身立命的营生,也成为了一些不法商人逐利的高地,而粗放无序的开发也为生态环境带来隐忧。

  非法开采披外衣打擦边球

  2015年在福泉市金山及马场坪两城区,福泉市以《整合规范两城区砂石市场》,对两城区内所有砂石场进行整合或搬离城区,在城区外牛场镇、陆坪镇等地方另选址重新规划开采,而两城区内由兴泉集团、福润集团为主的两家国有企业,以处理渣土废石、为修建道路等基础提供石料为由入主采矿业生产销售砂石,将福泉市区内的城市基础建设、房建等项目用砂石几乎全部吞并。

  某采石场企业的老板王先生说:“这个采矿石场原本是我在合法经营的,福泉市出台相关规定后,我们为了落实相关规定,按政府相关规定另在城区以外乡镇选址重建采石场,原本已在城区内取缔的采石场在我们搬离后悄然又开采销售砂石,而几个承包商即没有相关的开采权,也没有相关手续。”

  2016年12月22日,几家合法的采石场企业对非法开采的采石场违规行为向福泉市政府相关部门进行了举报,福泉市政府将非法采石场关闭。2个月后,福泉市引进了新成立的福润集团、兴泉集团,将两城内采石场交给福润集团和兴泉集团经营管理,但两家集团公司又将几个采石场转包给原来非法开采砂石的几个老板经营,将非法采石制砂披上了一件似乎合法的外衣。据福泉市政府网站公示,福润集团和兴泉集团均为福泉市政府下属的国有企业。

  福泉市金山片区立旦砂石离马瓮高速公路仅50米,开采砂石的机器声和采石放炮的声音在高速公路上清晰可见。按贵州省交通厅相关规定,高速公路两旁300米至1000米可视范内严禁开采矿石。2015年3月份,福泉市政府依法将立旦砂石场关闭。但时过不久,2016年7月份,立旦砂石场又悄悄开采,政府在高速公路为其修建了隔离墙,成了立旦沙石场的遮羞布。

  合法采石企业多次举报无结果

  然后,随着两城区内合法的采石场搬至偏远地区,福泉市内的采石制砂资源得到合理的整顿和规范。

  将采石场搬走后噩梦才是真正开始,在牛场镇开采石场的黄老板告诉记者,目前,在牛场镇的非法采石、制砂石、销售的厂子多达8家,还有一些砖厂、水泥预制板厂也安装了碎石机,制成砂石后除自己使用外,还对外销售,这无形中使我们这些合法的采石场失去部分客户外,还影响到我们的经营利润,他们又不用交税、管理费,而且还不需要办任何证件时所需要各种费用,他们不仅扰乱市场价格,造成了不合理的市场竞争,让我每年亏损,入不敷出。

  2015年4月、8月和2016年5月、11月,黄老板联合牛场镇笑合坡采石场、元红砂石场、高石后冲砂石建材厂等7家合法采石企业,向福泉市政府、国土局、安监局、税务局、工商局、综合执法局及牛场镇政府及相关部门进行了举报和投诉,却一直没有得到合理的答复,非法采石场一切如旧。

  从福泉市县城出发,沿着915乡道一路行驶到陆坪镇,陆坪镇周边山梁耸立,青山葱郁。据了解,陆坪镇是福泉市东部一小镇,人口1.77万,矿产资源主要是煤矿和菱铁矿为主。

  陆坪镇大冲砂厂周老板告诉记者,在陆坪镇辖区内虽有近十余处,砂石销量大不如往年,自从陆坪镇翁羊加工场以修路为名,非法加工销售砂石,并利用与陆坪镇政府分管领导的关系,将陆坪镇境内所有路基修筑工程的用砂销量80%握在手中。

  陆坪镇翁羊加工场曾老板自豪地说:“陆坪镇内修路的老板购买砂石都是从我这里买,这不是我强迫他们来买的,而是上面有人帮我打了招呼,所以他们关照我的生意。”

  谈到采石场,这个镇子里的老百姓都能多多少少说上一些:由于这里的地质条件,采石不需放炮,便给采石制砂节约了很多的成本,准入的门槛相当低,只要上面有点关系,政府不来查,谁都可以开。

  但随之而来的乱采滥挖、采富弃贫、争矿抢矿,却让环境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牛场镇大圆干砂石加工场老板刘总说:“这里的砂石加工点都私自开矿,几乎没有几家有正规手续,关系好点的可以直接开采,没有条件的采石场的租用一些陈旧设备,有些直接用矿山的废土石以进行加工。”

  除此之外,家庭式作坊式矿产的加工企业,设备和生产工艺简陋,也是环境污染的隐患,对山地植被造成破坏。

  在牛场镇,沿镇上街道每隔几十米就有一家矿石加工厂及砖厂加工砂石作坊,延绵下来共有十余家。记者走进街道上某家简陋的砂石加工场,这里并无封闭的厂区,一堆堆石料半成品和成品散乱堆积在近千米空旷的平地上,几台碎石机在轰鸣着工作,来来往往满是前来购买石料的货车。

  该厂负责人贺先生告诉记者,原料大多数都是用矿山的废土石进行加工,这些废土石不需要成本,一些磷、铁矿的废土石正愁怎么处理,我们只需要花点运费和加工费、工资,便可以花很少的成本加工成砂石销售。而且,他们现在根本办不到证,所有找点关系花点钱便没人来查了,就是有人来查,我们关停几天后再开,损失也不大。

  福泉市龙昌镇冷翻槽砂石加工场的工地上,运沙车来来往往。据了解,从2016年11月份开始,龙昌镇突然冒出了这家砂石加工场,让采砂企业所料不及。冷翻槽砂石加工场开在205省道旁,是为数不多敢明目张胆在车水马龙的省道旁开设的无证沙场。据省政府相关规定,在省道可视范围内严禁开设采石制砂加工场,但冷翻槽砂石加工场不仅开了,而且龙昌镇个别官员为它摇旗呐喊,招揽生意。

  龙昌镇冷翻槽矿石加工场是该镇枫香树村委会以开办养殖场为名义,给矿石加工场架设高压电线路,摇身变成“合法”的砂石加工场。

  监管失控致屡禁不止

  经走访统计,福泉市境内还在加工生产的采石制砂加工场、家庭式作坊多达30余家,还有部分小作坊在合法砂企的多次举报下,已关停了不少。“他们政府称只敢关停小的采石制砂点,大的非法采石制砂加工场他们也无能为力。”一砂厂老板王先生说。

  “现在我们合法采石制砂加工厂每天的出货量只有几车,而他们非法的加工点,由于他们不需要交税、管理费,成本比我们低很多,他们把价格压得很低,造成我们合法砂企根本无法生存,投入的资金也将付诸流水。” 陆坪镇大冲砂厂周老板对记者说。

  事实到底如何呢?3月26日,记者电话采访了福泉市国土局执法大队陈队长采访,陈队长在电话中表述,福泉市国土局一直在制止并打击非法采矿行为,由于福泉市境内大部分以非法加工砂石为主,这是国土资源部无权涉及管理,需要与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工商局等部门联合执法才能处理。陈队长称,2017年上半年,福泉市国土局已打击关停的非法采石厂已有8余个,目前仍在努力打击这种非法行为,对于群众举报非法采矿的行为,我们将立即查处。对于记者采访的龙昌镇冷翻槽砂石加工场非法开采行为,福泉市国土局已下函至龙昌镇政府,龙昌镇政府久拖不办,也让我们非常无奈,明天我们将联合相关部门至现场进行调查取证。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分别致电福泉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和工商局相关部门,他们均以对此事不了解都不予以正面回应。随后,记者又购沙石老板的身份来到福泉市建筑垃圾分类处置资源利用加工场,该加工场一位沙石销售员告诉记者,这里的加工和销售都是经过政府部门允许的加工场,我们这里只是对建筑垃圾进行加工和销售,没有非法开采。记者提出要看看相关批文和证件时,他以证件都放在公司为由匆匆离开。

  此外,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15年9月,福泉市经济开发区一非法制沙企业曾发生了一起安全事故,导致1人死亡。事故发生后,涉事加工点被关闭,不久后,事故责任人刘文琴又以市工投公司乐岗平场工程为由在涉事加工点的对面重新开办一个非法采矿点,距离原来的事故发生地仅100余米。

  据了解,2016年4月24日,福泉市如开2016年地质灾害防治和打击非法采矿工作会议上,福泉市副市长杨勇在提出,矿产开发是一个地方经济发展的表现,但要依法依规办理相关采矿手续,合法开采。反之,则是非法开采,就要坚决打击。

  面对上级主管部门的“坚决打击”,福泉市相关部门不惜作起了秀,这样的整治无疑是在增长违法采石制砂人的嚣张气焰。

  早在2014年8月28日,福泉市道坪镇英坪村发生山体滑坡,造成23人死亡,多人受伤的惨痛教训仍在未被当地政府引以为鉴。目前,福泉市市区及马场坪镇、牛场镇、陆坪镇等地违规采石制砂的现象仍屡禁不止,一个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监管失控。非法开采造成当地山林被毁,植被破坏、水土流失严重,泥石流时有发生。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采石制砂者疯狂掠夺林地。特别是无序非法开采对人民群众生活影响巨大,将严重危及人们的生命安全。(实习记者 吴佳 记者 刘鹏飞 李朝阳摄影报道)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