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联播 > 热点聚焦

北京南站商铺被指挤占候车资源 单个年租金百万

2017-05-17 17:56:30 来源:  作者:
摘要:


旅客质疑商铺占用候车资源

2008年8月1日,北京南站投入运行。在南站刚建成的时候,不少媒体称之为“亚洲最大的火车站”,而北京南站的候车大厅更是被旅客们称赞,“宽敞”、“方便”、“高大明亮”。如今7年已过,不少乘客对北京南站候车大厅的评价已经从以前的“宽敞明亮”悄然变成了“拥挤”、“没地儿坐”、“商业氛围太浓”,如果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输入“北京南站”、“候车”等关键字,也会弹出不少乘客对“南站候车室座椅”问题的抱怨。

7年的时间翩然而过,是什么让“亚洲最大的火车站”被旅客频繁吐槽

  

旅客质疑商铺占用候车资源

2008年8月1日,北京南站投入运行。在南站刚建成的时候,不少媒体称之为“亚洲最大的火车站”,而北京南站的候车大厅更是被旅客们称赞,“宽敞”、“方便”、“高大明亮”。如今7年已过,不少乘客对北京南站候车大厅的评价已经从以前的“宽敞明亮”悄然变成了“拥挤”、“没地儿坐”、“商业氛围太浓”,如果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输入“北京南站”、“候车”等关键字,也会弹出不少乘客对“南站候车室座椅”问题的抱怨。

7年的时间翩然而过,是什么让“亚洲最大的火车站”被旅客频繁吐槽。固然,客流量几何数量的增长让候车大厅显得繁忙不已,但是其间不断增多的商铺和旅客争抢候车资源也是不争的事实。

现场

乘客在候车大厅席地而坐

9月9日上午10点50分,吴先生正坐在北京南站地上二层被椭圆形的内环高架桥包围的候车大厅,等待着开往厦门北的G325列车,同行的,还有几位一起出差的同事。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需要经常在北京和厦门两地之间往返。”吴先生边说边从包里抽出一张废弃的报纸,靠着候车室里的汽车展位坐了下来,“对南站总体的印象就是小铺子也太多了,很多人应该都找不到座位。”

和他一起坐在汽车展位旁边的,除了同事,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乘客,有去天津的,也有去上海虹桥的,有学生,也有商务人士。

而在距离不远的肯德基门口,不少乘客或坐或蹲,有的把随身行李垫在身下,而有的乘客,直接毫无顾忌,席地而坐。在他们的周围,不断有拖着行李箱的旅客,小心翼翼地在或坐或站的人群中穿行。

“等车的人太多了,没地方坐,这样也太难受了。”两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正倚靠在一间卖北京特产商店的墙外,他们是来北京看儿女的,正在等候开往上海虹桥的G131列车。

在距离老人不远的乘客座位上,早已坐满了人,检票口与检票口中间商店周围的长椅子和星巴克、肯德基等消费区域,也已经被等待检票进站的乘客“占领”,一位在星巴克消费的乘客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喝咖啡是次要的,主要是为了有个座位可以消磨时间。

即便如此,像这两位老人和吴先生一样无处可坐者还有很多,当有列车开始检票时,检票进站的乘客和无处可坐的乘客相互交叉,很多乘客无法穿行。在9日11点40分就上演了一幕,开往厦门北的G325已经开始检票,而对面开往上海虹桥的G131乘客也已经开始候车,因为区域过于狭窄,两列队伍首尾相接,导致很多乘客根本无法穿行。

探访

候车大厅座位约1600个

北京南站候车室目前究竟有多少乘客座椅?北青报记者进行了实地测算:候车室内军人专用座椅共177个,普通乘客候车座椅共1011个,其中最大的座椅区域有216个,而最小的一块区域共6个座椅。座椅主要分布在候车大厅的两个区域,一部分分布在候车厅中央,与肯德基、星巴克、北京特产商店等商铺夹杂,另一部分分布在检票口与检票口中间,大约有30个座椅。

除了独立座椅,在很多商铺门口,也或多或少分布着棕色长凳子供乘客休憩。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北京南站候车厅内的长凳子共119个,如果按照每个长凳子坐5名乘客计算,商铺门口的长凳子可供595名乘客休息。同时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这些商家提供的座椅候车的旅客也可以使用,即使他们不在店内购物。

综上所述,南站候车室内商铺长凳子和候车室座椅,可供约1600名乘客休息。

根据北京南站官方微博发布的数据,2015年9月9日当天,北京南站旅客上车101658人(其中高铁63688人,京津城际35050人,普速线2055人),而与此相应,在9日当天,北京南站总开行180余列(其中京津城际87列,高铁85列,加开4列动车组,拉通车3列,普速线2列)。

北京南站早上5点30分开门,23点关门,运营时间共17.5小时。而全天共有上车旅客101658人,平均每小时约有5809位乘客来到候车厅。但这区区1600余个座位如何能满足近6000准备上车的旅客。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南站在建站之初,候车室内并非只有一千多个座位。在2008年7月31日《法制晚报》的一篇相关报道中显示,“高架候车大厅中央为候车席,从南到北依次为京津城际、京沪高速、普速列车三大区域,总计5000个座位,整个大厅可容纳万余名旅客同时候车。”而从媒体当时的新闻图片中可见,当时的北京南站,不但有木质的长凳和皮质的成排软座可供休息,还有围成一圈的沙发及茶几供乘客边休息边工作。同时,在候车室中央过道和各个检票口之间,还未出现肯德基、星巴克、北京特产等商铺。

虽然乘客座椅在逐年减少,但在北京南站候车的乘客却逐年增多。今年9月9日,北京南站旅客上车共十万余人,但即使在2011年元旦乘车高峰期,北京南站的旅客还远未如此之多。北京南站官方微博数据显示,2011年12月29日,北京南站上车人数46879人,同比2010年的31163人,共增加15716人,增幅高达50.4%。

在建站之初,曾有媒体报道,新北京南站在高峰期日发送旅客能力达50万人次,《北京日报》在2007年的相关报道中,也曾称,“考虑到今后的超大客流,新南站尽量压缩了餐饮、商业零售服务面积,让旅客进出站活动空间最大化。”

调查

87个商铺抢占候车空间

在北京南站,逐年增多的除了候车乘客,还有各种各样的商铺。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南站二层的候车室,共87个商铺,其中商圈范围内共42个商店,在检票口与检票口中间也夹杂着共35家商店,而在候车大厅中央,除去一个爱心服务区,还有10家商店。在正对着北出口的电梯口,有一家商铺尚未装修,当北青报记者询问候车室内的其他商家时有店员告知,“该商铺的位置已经出租出去了。”

商铺的盈利情况如何?北青报记者采访了几家商铺店员,皆表示,在北京南站不用担心人流量,盈利空间很大,其中某服装店的店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北京南站的人流量很大,因此,火车站生意要比在商场里面好得多,营业额也相差很大。据该店员介绍,“这里的营业额每个月五六十万,但是商场的只有几万,当然,商场那边也没有我们这边大。”

这些店铺都是什么时候建立起来的?据北京南站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南站很多正在运营的商铺,大部分都是一建站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但也有转租、转包经营的情况,但却不清楚是通过哪种渠道进驻南站的。

在2008年8月南站正式运行时,曾有很多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北青报记者翻阅了此前报道发现,在南站刚运行时,周围商圈已经存在,但在候车大厅的中央,并未发现有各种各样的小商店,而从2009年8月和2010年6月旅客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照片看,在候车室中央过道和各个检票口之间也并未出现店铺。

而备受争议的某汽车展位,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在2011年9月,就曾经有乘客在社交平台上对此商业行为表示质疑,并表示“令人反感”。北青报记者就此问题致电北京铁路局的监督投诉电话,客服人员回应北青报记者称,“我们只能帮您向北京南站那边建议一下,后续南站会如何处理需要个人关注。”当北青报记者询问以前是否有人就此事投诉过时,该工作人员表示,“没有。”

值得一提的是,在2008年7月30日,铁道部相关人士曾接受过人民网的采访,在采访中,该人士称:“南站的‘大’还考虑了如何让旅客更舒适。宽敞明亮的候车和换乘环境,使旅客有更强的方向感和更清晰的视野;车站内温度、声响、采光、照明等都是经特殊设计的。为什么要委屈我们的旅客挤在一起呢?实际上,对该省的空间,我们也很‘抠门’。比如原来在高架层大厅中间的空调风口立柱就挪到了检票口上方,节省了很大空间。”

候车室内店铺千金难求

这么多的商铺租金如何?是否是北京南站负责招商?北青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在北京南站的负一层,一家餐饮单位正在装修,该店店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南站的商业进驻一般都是总部直接跟南站方面联系的,个人无法得知租金等具体事项。

北青报记者在网上查询了58同城等网站,发现几家南站店内的商铺正在出租,北青报记者致电了正在招南站底商的魏先生。

魏先生表示,他要出租的商铺位于北京南站的北出口,使用面积约330平方米,价格为每天每平方米18元,按照此价格,使用面积330平方米的商铺一年的租金需要200多万元。

当北青报记者表示“太贵了”时,魏先生称,南站里面还有很多每天每平方米25元和30元的,他的价格已经很便宜了。而在赶集网上,北青报记者发现,早在今年3月,曾有人发布出租店铺的广告,房源描述为“北京南站站内店铺,候车大厅小面积商铺一块,27平方米”,显示“已出租”,租金价格则为153000元/月,按此计算,每年租金共1836000元。

当北青报记者前去北京南站的经营开发科询问时,一名北京南站工作人员告知北青报记者,经营开发科没有让商铺进驻这项业务,只负责对进驻的商户进行管理和检查。

观点

站内商业空间布置可因地制宜

在我国客站流线模式正在由“等候式”转变为“通过式”的背景下,是否意味着可以随意拆除座椅置换成商铺?客运站房室内乘客座椅的数量又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

中南建筑设计院的李春舫设计师表示,“国外高铁站很多都是通过式的,一个座位都没有,直接来直接走,我国现在是等候式,但现在正在由等候式向通过式转变。”

但“向通过式转变”并不意味着可以随意拆座椅建立商铺,李春舫称,铁路客运站房中乘客座椅的设置主要与两个指标有关:“最高聚集人数”和“高峰小时聚集人数”,其中,最高聚集人数是指全年某一天达到最高峰极端值时的聚集人数。

同时,李春舫称,乘客座位数量的设置除了上述两个关键因素,还与很多指标有关,例如车辆间隔、管理部门经营情况等因素。

候车室座椅的设置并非是固定不变的,李春舫表示,座位区域和商业区域都是设计好的,但假如在设计之初,设计者按照高峰小时聚集人数设置了5000个座位,管理者根据站房运营情况,进行一段时间的统计后,发现列车车站的最高聚集人数达不到设计之初的人数,那么车站管理者就可能把乘客座位变成商铺。

当北青报记者问到“铁路客运站房室内空间设计中,对于商业空间布置是否有相关规定”时,李春舫表示,没有硬性规定,“怎么方便旅客就怎么做。”

链接

商铺与候车室安全

值得一提的是,在北青报记者采访中,不少乘客对“候车室安全”表示担忧,有乘客表示,这么多商铺设置在大厅中央,加上人流如此拥挤,万一出现紧急性事故,是不是会造成很大的安全隐患?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和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在2007年联合发布的《铁路旅客车站建筑设计规范》,“旅客车站集散厅、候车区(室)防火分区的划分应符合国家现行标准《铁路工程设计防火规范》TB 10063的有关规定”。

根据中国铁道部2007年发布的《铁路工程设计防火规范》TB 10063规定,旅客车站候车区(室)、集散厅防火分区最大允许建筑面积可增加到10000平方米,同时,“中型及以上车站可分散设置为旅客服务的无明火作业餐饮、商品零售点,但其建筑面积不应大于100平方米,并应采用耐火极限1.0h防火隔墙和屋顶,同时还应设置火灾自动报警、自动喷水灭火系统”。

热门推荐